教育硕士开题报告栏目提供最新 教育硕士开题报告格式、 教育硕士开题报告论文范文。详情咨询QQ:404782207

心理健康教育硕士开题报告范文:中职生手机网络依赖和自我效能感对职业生涯规划的影响

论文编号: 所属栏目:教育硕士开题报告 发布日期:2020年05月06日 论文作者:知乎者也论文网
论文选题的理由或意义: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经济快速发展,作为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主要人才来源的大学生,一直被看作是社会中的一个特殊群体。由于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科研能力,因此被赋予较高的社会期望。但随着原有高校毕业分配制度被取消,市场化就业体制的形成,大学生尤其是毫无工作经验的应届毕业生,在就业问题上面临着巨大的压力。甚至大学生们都戏称自己“毕业就等于失业”。面对逐年递减的高校就业率,社会各界以及各高校开始重视对大学生的就业指导,帮助大学生进行自我的职业生涯规划。
现在的社会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前迈进,在科学技术不断发展的同时,手机推陈出新的速度越来越快,人们的日常随着即时通讯、4G网络和手机在线支付等新事物的成长变得越发方便,也使人们越来越离不开手机。然而关于对手机的应用也产生了少许异常的局面,像过分痴迷手游、难以离开手机社交APP、长时间使用手机等,均证明了手机在为大众提供方便的生活的同时,也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为此,将中职生作为实在的对象进行研究,研究中职生手机网络依赖性、自我效能感以及职业生涯规划之间的关系,对于现实方面有着十分关键的意义。
国内外关于该课题的研究现状及趋势:
1.手机网络依赖的研究
2.1手机网络依赖的界定
依照中国互联网中心的研究成果,能够通过对使用手机时的时间维度的观察来区分手机依赖,也就是说一日之内操作手机的时间多于4时的网民即为手机依赖者。姜永志(2014)认为,不仅能从时间维度进行判断,Gupta(2016)认为能从过分使用手机而产生的后果来进行判断,认为对于手机的依赖是一种成瘾行为,重点为长时间的使用手机给人的身心健康、学习、工作以及日常带来不好的影响的行为,体现为随身带着手机且时常查看,无法接收信号或连不上网时的茫然与焦躁,手机通话代替面对面交谈等。另有一些研究人员认为,手机依赖是指过分的使用手机致使其使用者的心理及社会功能受到损害的迷恋状况。总而言之,个人是不是有着手机依赖,其一看对于手机的使用,其时间有没有控制在一定限度内,其二看对于手机的使用,其是不是造成了生理、心理及行为方面的不好的影响,若个人符合上述两个条件,便能够将其视为一个手机依赖者。
2.2手机网络依赖的研究
关于手机网络依赖的研究,是在智能机成长的同时崛起的研究。黄海(2015)等将性格作为因变量,将手机依赖作为自变量,研究大学生难以离开手机网络的缘由、对其个性的影响及解决方法,并期望对问题进行分析来完善大学生的个性,使其在将来可以更冷静的正视信息社会所给予的磨练。周碧蕾(2016)经过调查研究,发现在大学生的网络社交生活中,手机网络扮演着极其关键的角色,大多数学生偏向于经由手机和他人交往,浏览评论留言等。一般认为大学生更倾向于面对面沟通,将网络社交视为辅助。但在人际交往中,其越来越离不开手机网络。Konrath(2015)认为手机依赖症的基本特征表现为对网络的依赖。智能机愈发多样化的功能与其方便而快速的应用、虚拟与现实世界的联系日趋紧密是产生手机依赖症的外部客观因素,而虚无空洞的日常、难以成长到更高的精神境界则是主观因素。手机依赖症是当下的社会“单向度化”重要的表现特征。回到现实世界,勇于正视现实,在处理实际问题时提高自我控制的能力,让生活充满意义,使人生持续成长、发展和完善,这是远离手机依赖症的关键。
2.自我效能感的研究
2.1自我效能感概念的界定
Self—Efficacy(自我效能感)的观念最初是在Albert Bandura(班杜拉)于1977年出版的《自我效能:关于行为变化的综合理论》一书中出现的,是班杜拉社会学习理论中的主旨。最开始时,Bandura把自我效能理解为个人对自身顺利履行所需措施的能力预测;八十年代后由将其视为对行为操作能力的知觉以及有关恪守自我生成能力的信念,然而在实践意义上,又将自我效能称为“人们对组织和实施达成特定操作目标的行为过程的能力判断”。之后在Bandura于一九九七年发表的《自我效能:控制的实施》一书中,其又被理解成“个体对自己具有组织和执行达到特定成就的能力的信念”。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海内外的研究人员曾给出过自我效能感界定。像HSchwarzer在一九九七年公布的文章里认为通常自我效能感指的是个人面临不一样的情况时的需求或处于新环境时的一种总体性的自信心。国内学者张春兴也指出,自我效能感是个体对自身投入的某一工作所具备的本领以及对此项工作能达到的高度的一种主观上的评价。
2.2自我效能感的研究现状
海内外有许多对自我效能感的研究,其范围重点在家庭教养、社会支持以及应对方法上。
在家庭教养方面,郑欣(2015)认为,学生学业归因通常表现为归因于外控因素低于归因为内控因素,单纯看来这是种正面的归因模式,然而过度归因于内控因素也许会使学生在心理方面产生些许问题,如焦躁等,因而要实时观察学生的心理状态。家庭教养方法与一般自我效能感与血液成就归因有着紧密联系,调节学生学业归因时能从这两种因素出发。胡春鲜(2015)经过对两百三十六位大学生进行实证研究,研究自我效能感和父母的教养方法对大学生心理产生的作用。其成果显示,大学生视为效能感与心理健康总体水平优良,两者间呈现出明显的正相关关系。父母的教养方法在性别、专业及其受教育水平上有着明显不同,教养方法中的“情感温暖”因子和大学生心理健康水平呈现正相关的关系,另外的因子与其的关系表现为负相关;自我效能感与父母教养方法对大学生心理健康水平的整体有着比较高的解释度。纪春雷(2015)等使用父母教养方式评价量表以及大学生职业决策自我效能量表对两百八十为大学生展开测试。成果表明,男女生总体的择业效能感的不同在统计学上没有意义;大学生职业自我效能感在年级上升的同时表现出减弱的趋向,然而每个年级间的不同在统计学上并没有意义;大学生父母教养方法在其有无兄弟姐妹上的不同在统计学上有着意义。与有着兄弟姐妹的人相对比,父母对唯一的孩子的过度干涉更多,愈加宠爱、感情更温暖、过度保护,责罚也更严苛。大学生职业决策自我效能总分和各个因子与伐木情感温暖、过度插手、保护表现为正相关;另外的因子之间的联系并不明显。父母教养方式对大学生职业自我效能有着关键性的作用。Delahaij(2016)根据家庭因素对自我效能的作用进行了一番探究,指明孩子的自我效能感在父母的表率影响、有无兄弟姐妹、家庭构成等方面有着明显的不同。研究还说明了第一个出生的孩子以及没有兄弟姐妹的孩子倾向于展示出更强大是内部控制信念;因各种原因缺少父亲或母亲的孩子有着比较强的感情的外部控制信念;在家庭成员增加的同时,其外部控制信念也有着加强的趋向。Kim(2014)等人在探究父母教养方式与子女的自我价值感间的联系时发现,两者间有着极为明显的正相关的联系。
在社会支持方面,根据方翰青(2014)等的研究成果发现,大多数高职生在决定职业时自信心不足;在性别、生源、有无兄弟姐妹、兼职经验、工作意图等方面其职业决策自我效能感没有明显的不同;在年级方面有着非常明显的不同;职业决策自我效能感和社会支持间是明显的正相关;社会支持中的主观与客观两个因子对职业决策自我效能感有着非常明显的预测作用。Cuestavargas(2013)在对中学教师社会支持、防御方法及和一般自我效能关键想进行探究分析是发现:被动攻击、退缩防御等手段对一般自我效能会阻碍预测作用;社会支持利用度纪幽默防御手段则与之相反。
3.职业生涯规划的研究
3.1职业生涯规划的界定
不同国家不同领域的学者对于职业生涯规划(career planning)有着不一样的理解。班兰美(2013)认为,“career planning”也就是个人在职业生涯发展进程中,对其每一特殊的性质和职业与教育环境资料展开生涯研究,控制环境资源,来让个人的职业生涯认同慢慢的取得进步,同时确定职业生涯目标;当面临各个职业生涯选择机会时,对于职业生涯的各种信息和时机展开评价,用来生成职业的生涯选择或决定,最后实现职业生涯适应与自我实现。此外,徐原(2017)等人,将大学生的career planning视为其对自己的主观要素及身处的客观氛围的剖析,确定其前进的方向,采用达成此目的的职业及定出解决的措施,选用必需的举措施行职业生涯目标的始末。Ariani(2015)将career planning视为一个不断进行着自我评价和目标制定的的过程。Suryani(2014)认为career planning是一种个体化程度非常高的职能,将其视为一个实际是、确定的过程。Yilmaz(2016)将career planning视为能取得并使用自身和职业信息,做出对的判断,生成方案来实现职业目标。
3.2职业生涯规划的研究
海内外对career planning的研究重点聚集在两大方面,其一是对其的干涉研究。贾秀英(2015)认为,大学生在筹划职业生涯时一定要使其符合实际,并依照其计划好的合理的career planning来进修对应的知识和本领,向着决定的就业目标锲而不舍的奋斗,使自己在就业市场上的价值得以提升。Soares(2016)经过研究发现有无严密的career planning与职业生涯是否顺利有着显而易见的关联。而与之相对的不稳定的生涯不仅轻易便使其发展缓慢,进一步还会对自己的存在价值产生怀疑。Rocha(2015)经过研究发现大学生因为无法明确将来就职的方向以及对职业生涯的规划,常常会发生焦躁、目的和爱好无法确定、学习积极性减弱、学生角色无法代入、学习效果偏差等情况和问题。
其二是对影响career planning的原因的研究。曾亚纯(2016)通过对六百名结业超过三年的职业学院校友的问卷调查,创造出了职业院校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影响因子模型